最新通知:请记住久久视频 最新网址xy3g.com
雪莉的救赎

1。办公室女孩雪莉我坐在办公室里,百般无聊,突然瞥见雪莉迎面走来,我假意拿起了手机晃了一晃,假装在查看讯息,但手指仍然心虚的微微发颤,手机里的画面是可爱的雪莉,能够有机会帮她偷录一段录像是我每天最大的乐趣。当然做这件事情的风险是很大的,首先镜头不能一直对着她,时不时的还要左右晃几下,眼睛必须看着手机,而不能一边录摄一边看着对方,这样一下子就被看穿了。同时要小心附近有没有同事经过,如果被别人看到我在偷拍雪莉那麻烦就大了。大约只录了30秒,不能录的太长,否则不自然。真是有点等不及了,恨不得立刻奔入厕所坐在马桶上观看我的战利品!但理智告诉我一切都不能过於急躁,一定要做出若无其事的样子,任何机会还有的是。「丹尼,到我的办公室一下!」耳边又响起了我最厌恶的声音,我的小主管,建仁学长,建仁是华人移民第二代,一口英文讲的十分流利,在公司年资虽然比我浅,但仗着人际关系一下子就爬到了主管阶级,30岁左右的小伙子,不是的就在我面前耀武扬威,其实也不能怪他,解人学长是总裁面前的红人每天穿的人模人样的来上班怎么看也比我体面,算起来我就是别人眼中的工科死宅男,最讨厌穿西装打领带一年四季我都是一条长裤加POLO衫,既没有戒指也不带项链,我觉得那些东西都是累赘从来不买名牌衣服通常破了都不知道。要说我最大的兴趣打给就是上网,聊天看电影,坦白说有时候我连自己都看不起自己。「你这份报告一下的太烂了吧?!」建仁学长把一个文件摔在桌上「该改的地方我都帮你标起来了,回去好好的给我重新写过一次,明天早上就要!」垂头丧气出了建仁学长的办公室,觉得这份工作做得真是没劲,我的工作主要就是编程序,写报告本来就不是我的专长,更何况是用英文写报告了!想当年在国中学英文的时候,学完26个字母我就放弃了,现在如果不是看在钱的份上,我早就辞职不干了!雪莉由旁边走来,也进了建仁学长的办公室,这时候我才理解,原来让我对这个工作一直有所眷恋的,不只是薪资还有眼前这位女同事雪莉,刚才我对雪莉笑了笑,她跟我摇手打了招呼,意思说收到我的讯息,但是还是面无表情的,雪莉对我一直都是这样,不管我怎么做都没有办法拉近关系,她对我永远都是一幅冰冷的面孔。「今天的雪莉好漂亮啊……」我在心中默默的想着,及肩的长发,微微波浪卷,穿着我最喜欢的露趾凉鞋,我喜欢看女人的脚,脚趾漂亮的女人身体一定也很漂亮,雪莉最吸引我一点的,就是那一双明亮的大眼,我甚至没有办法直视她的眼睛,因为那会使我惊慌失措。2。铁哥三剑客这是一个规模不大的公司,承接政府的专案,政府的计划就是这样,不好不坏的一做十几年,算一算我也在这里已做三年了,雪莉的年资比我还久一点。她从大学一毕业就进来了,已经做了七年。我在这里负责编程序,成天和计算机打交道,软体工程大概是最适合我的职业了,计算机很单纯,你怎么编程序他就怎么做,和人相处则是很复杂,既使每句话都听懂了,还是不一定能够了解他真正的意思。人家都说我有社交障碍,但是我觉得在心中我是渴望有朋友,只是不知道如何去表达而已。在公司我确实是有几个比较要好的朋友,有一个打杂的黑人小伙子,名字叫马克。马克也是在这里土生土长的,身子很结实,壮的很。马克专门负责搬运东西,装货卸货,这种事情我们身体素质是干不来的,马克则是很高兴,他常常说他根本不用花钱进健身房!他每天上班都在练健身。另外还有一个白人小帅哥叫做艾伦,艾伦长得比我高半个头,跟艾伦在一起我常常觉得上天不公平,白人不管怎么长,就是比我们帅!艾伦是专门负责标案子,这也是白人的专长,他们对计算机不行,纯粹的技术白痴,但是他们只要开口讲话就足以谋生了,换言之他们根本不需要去学计算机,能说善道的就是他们最大的武器。我和马克艾伦是公司里面有名的三剑客,一个白一个黑一个黄,别人常常笑我们就是世界的缩影,我也觉得是这样,艾伦总是比较自大,马克觉得他不输给我们,我则是觉得自己比不上艾伦,但是再怎么不济,也应该比马克强一点。有时候凭男人的直觉,我似乎感觉到艾伦对雪莉有意思,但是艾伦已经有女友了,所以应该是我的错觉。马克我则是完全不担心,雪莉就算再怎么样瞎了狗眼也不可能看上马克的。我们三个常常下班之后到路口的酒吧喝一杯,贱嘴一番,也算是工作中的一种乐趣。伸伸懒腰,终於把建仁学长要的东西做好了,但是我不打算现在拿给他,太早给他他八成又有新的任务派给我,还是再等两三个小时,快下班时交给他,即使有新的任务那也是到明天再做了。打开我的微信发了一则简讯给雪莉「中午要不要一起吃饭?」「还有谁一起去?」她倒是回覆很快「没有别人,只有我们两个要不要去吃面?我请客」「那就不了吧!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关上微信我满意的笑笑,失望吗?有一点,但是我已经习惯,从以前到现在,雪莉从来没有和我单独吃过午饭,但是那也无所谓,能够和她在微信上聊聊天就让人很高兴了。平常在公司和雪莉其实很少说话,微信是我们沟通的一个秘密管道,让我们好像是两个老朋友一样常常可以说说话,又避免掉了面对面的尴尬。公司在微信上有一个群组,雪莉在群组里面还挺活跃,但对我的关注比较少,难怪人家说所谓寂寞,并不是因为没有朋友,而是没有在乎你的朋友,我在乎雪莉,常常只是希望得到她的一个like,一个回应,但是这一点希望常常落空。「Howareyoudoingbuddy?」在酒吧里和马克互相抱了一下,他的手臂向铁钳子一样差点把我的肋骨夹碎,这是个星期一夜晚,星期一我们需要喝一杯,因为一周的开始特别难熬,需要来一点酒精麻醉自己,马克点了一杯兰姆酒可乐,我则是按照惯例来个芒果口味mojito,马克常常笑我喝这种调酒没有男子气概,但是sowhat?我就是喜欢芒果的味道。瞎聊了一阵子「JenReniskillingmerecently。」(建仁学长最近想操死我)马克眼睛就亮了,话夹子一开,在我面前不断地大骂建仁学长,这种黑人就是个性单纯,经不起刺激,我通常只要给他开个话引子,他就会开始掏心掏肺地把心事讲出来。「JenRenisanasshole!」(贱人学长是个屁眼)建仁学长常常把马克当下等人一样的指使,又很少表示感谢,殊不知道黑人很在乎这个,他们觉得自己也是努力工作同样的应该得到赏识。「Letmetellyousomething。」(让我告诉你一些内幕)马克说他偶尔会看到雪莉和建仁学长在茶水间谈笑。「Sheisabitch!!」我的天马克居然说雪莉是条母狗,雪莉在我眼中可是个女神!我不动声色继续听马克怎么说,在马克的眼中,雪莉对几个老外男人都很骚浪,像是条人人可上的母狗,唯独对马克不苟言笑。我心里就觉得好笑了,岂止是对你,对我她也是挺冷漠啊。告别了马克,开着车在街上游荡,不知不觉的就开到了雪莉家的巷口,这是有一次无意间拿到她的地址,没事就过来望着她的屋子发呆,屋子里光线透出的是什么样一个景色呢?从来没有进去看过,也许这辈子都没有机会进去,只好在这儿看看。打开微信我发了一则简讯给她「在忙吗?」「还好」「今天上班好累喔」「嗯……」「下周末有没有什么计划?」「目前没有」「要不要一起去看电影什么的?」「再说吧……」「好,晚安」「嗯」发动车子回家,我想在家做一个海鲜百汇,明天带去给她吃,就算不能一起吃午饭,吃点我做的东西总可以吧。3。雪莉的秘密情人站在雪莉的位子旁边,看她满意的吃着我做的海鲜百汇,心中不禁有一种成就感,起码这个时候我在你心中是有了地位的。在枯燥的生活里,雪莉的微信讯息往往是一剂兴奋剂,虽然常常都是让我去跑腿,却仍是甘之如饴,也许……在内心深处我有时候受不了这种若即若离,你究竟是喜欢我讨厌我?还是只是利用我?当没有利用价值的时候就丢在一边,我讨厌这样卑微的自己,我就像一条狗摇着尾巴,平面讨主人的欢心,一条狗要的真的不多,他只希望主人能够拍拍他的脑袋,讃取他真的是条好狗。我做了这么多,也只希望雪莉能够好言好语地称赞我一句,难道这么久了,她一点都不了解吗?收过她吃完的盘子和汤匙,我说我拿到厨房水槽洗洗,过了一个转角,我就吃舔起了那支汤匙,我刚才亲眼看雪莉放汤匙进嘴里了,上面有雪莉的口水,我好想吃她的口水,贪婪地把汤匙吃舔的一乾二净,这就是一种接吻,能吃到雪莉的口水,证明了我们亲密的关系。我也不知道这样算不算是一种变态?我就是对雪莉所有的一切都感到好奇有兴趣,要了解一个女人,最快的方法就是从她的垃圾桶开始,常常在收垃圾阿姨来之前,我就把雪莉的垃圾拦截了,垃圾里可以拿到的信息量太多,可以知道她看了什么写了什么吃了什么,特别爱吃什么东西?比如说里面如果有酸梅核,就代表他爱吃蜜饯。如果有擤过鼻涕的卫生纸,就代表她最近感冒了,有时候运气好,还可以捡到头发,还有一次,甚至发现她的大姨妈来了。我也特别喜欢闻雪莉的衣服,女人有时候很大意把外套就直接披在椅子上,外套里面都是雪莉的香味。衣服里面我最喜欢的就是围巾,因为围巾这种东西不会常常洗,又是紧贴着脖子围住,里面满满的都是女人香。当然做这种事情的时候要格外小心,如果被人撞见在办公室里闻雪莉的衣服,可能第二天就不用来上班了。洗完了雪莉的餐具,走回她的位子,人不见了,到那里去了呢?突然间听到一声叮咚,是雪莉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响了,实在按耐不住自己的好奇心,恶向胆边生,我把雪莉的手机翻过来迅速地瞄了一眼……「想你了宝贝,你的身体真棒!」一艾伦赶紧把手机放回去,放下了餐具,整个人七上八下的,我几乎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怎么会是艾伦呢?他有女朋友了呀!难道昨天晚上雪莉被艾伦玩弄了吗?这太不公平了吧!艾伦做了什么?我又做了什么?比起来,我比艾伦多付出了好几倍。我很想回去质问雪莉,但是我算什么呢?我是她的男朋友吗?我有什么资格去问他和艾伦的关系?也许这是为什么她对我爱答不理的,原来他和艾伦之间早有暧昧,但是艾瑞有女朋友是众所皆知的事,你怕跟我在一起被别人看到别人会说闲话,为什么你就不怕跟艾伦在一起被旁人说闲话?我觉得非常不公平,我宁可直接被拒绝,也不想要这样被利用,不判不杀也不放,而到最后被人背叛,一时之间我觉得自己真的很贱,贱命一条,所以随便让人糟蹋。心情极差,下班后我又找了马克喝酒,马克虽然是一个黑人,但是他可能是最了解我的人。几杯威士忌下肚,我问马克「你觉得雪莉怎么样?」「噢,你说那bitch?嘿嘿……」「什么嘿嘿?我问你,你觉得他跟艾伦有关系吗?」「Ofcoursedude!我看到他们在车子里亲亲咧!」「真的?!」我故作惊讶,他们掩饰得真好「对呀,艾伦和我们怎么好,竟然什么也不说」「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开始的?」「很久啰,好像是去年圣诞节,她根本是个妓女!」对呀,这倒提醒了我,公司每年在圣诞节都会举办舞会,通常是找一个饭店举行,先请大家吃晚餐,之后喝酒跳舞摸彩,是公司一个很重要的活动。记得去年舞会中,雪莉就常常跟艾伦一起跳舞,通常这种事情我是没有份的,我不跳舞也不会跳,我在舞池里就是一个障碍物,与其被别人嫌弃,不如自己坐在一旁喝酒。但是当时就感到雪莉和艾伦特别亲密,会不会当天晚上事情就发生了呢?我真是不敢想像。「那你不想上雪莉吗?我问马克「你疯了吗?那只母狗不会让我上的……咦?」马克看看我……「不会是你想要吧?」我和马克同时爆笑出来,狂笑是掩饰自己情绪最好的方法。「不如我们给他取个绰号,一直雪莉雪莉这样叫不好」「那……」马克说「那我们就叫他Abicha好了」「Abicha?什么意思?」「就是AsianBitch的意思」哈哈,我们又笑做了一团。跟马克道别了以后,又照着惯例,来到了熟悉的巷口,看着熟悉的灯光想像灯光下的人,现在正在做着什么?从某方面来讲,她的世界对我来说真是太陌生了,我不知道她还有什么朋友,在网路上和别人聊什么?我的占有欲何其的强烈,但此时此刻我却什么都无法占据。应该是最后一个晚上了吧,我想我应该放过自己,不要再这里痴痴地等待,等待一个连自己都无法相信会发生的奇蹟,别人如果不在乎我,我又何须在乎别人?我必须改掉这个习惯,从明天开始我再也不会来这里了。下定决心之后内心突然感到豁达许多,放了她,也是放了自己。拿出了车钥匙,准备发动引擎回家,忽然这时候,黑暗中出现了一个人影,身形好熟悉呀,是谁呢?不会是艾伦吧?努力的定睛再看,这次看清楚了,不是别人竟然是建仁学长!建仁学长按了门铃,直接就进雪莉家门,一看表,晚上十点,你不是跟我开玩笑吧?晚上十点你跑到这里?拿出手机打开微信,我发现自己的手指有点抖。「晚上好,做什么呢?」没有回音,过了良久……「没做什么」好简洁的回答「要不要出来吃宵夜?」「不要,我要睡了」「喔,那晚安」没有回答,微信陷入一片寂静,但是你并没有要睡觉,你家里有客人你怎么会睡觉呢?你在掩饰什么?你在骗人!!在骗人!!活脱脱的就是一个骗子!我气的浑身都发抖了,竟然连建仁学长也有份!马克说的没有错,雪莉就是一个妓女。公司里到底还有多少人上过你?公司外的呢?到底还有多少我不知道的事?到底,到底还有多少人?而我呢?我难道就比不过这其中的任何一个人吗?我真的感到恼火了,这样的女人是有罪的,这样子玩弄男人於鼓掌之间,在几个男人之间游走,却把我拒於千里之外,我把你视为女神,但我心中的女神,却是被这么多男人在夜晚时尽情地蹂躏,这对我是多么的不公平。不行,我要做出反击,一定要你付出代价。4。宅男的逆袭过了一个月,就是公司的圣诞舞会,公司里人人争奇斗艳,男的西装笔挺女的浓妆艳抹,好像女人所有买的衣服就是为了这一天而穿。不过当雪莉一出现时,立刻把所有人都比了下去,银色的亮片小礼服,只堪堪把屁股包住,露出两条细白的长腿,穿着四寸的高跟鞋,脚趾涂了红色的指甲油,穿梭在会场里,看起来就像一只美丽的白色的蝴蝶。我找到机会,硬是挤进他们那个团体一起喝酒聊天,不时的偷看了雪莉的手指和脚趾,十只脚趾头有如玉笋,让人恨不得把她那小脚放进嘴里吸玩。不久后音乐响起,雪莉被大家簇拥着进了舞池,我是不跳舞的,雪莉回头看看,跟我说,那你就负责顾包包吧!雪莉的手机在包里,不时的传出了叮咚的声响。我可没有胆子拿出来看,但是想也知道,一定是许多人邀舞。很受欢迎嘛!不但现实中很忙,网路上也是个大忙人。雪莉的酒杯,上头还留有唇印,里面不知道有多少诱人犯罪的动机两曲舞罢,众人回座意犹未尽,我举起酒杯向大家说「祝大家圣诞快乐!我们喝一杯,乾!」一杯红酒一饮而尽。气氛一炒热,同学互相劝酒,雪莉转眼喝了五杯。脸颊立刻泛出红晕,比起搽了腮红还好看,音乐再度响起时,大家已然迫不及待,抓着雪莉就下了舞池,快歌慢歌,雪莉几乎是各个男同事的玩物。再酒过三巡,雪莉支着头,说道我不能再喝了,奇怪今天酒好强,再喝要醉了!但大家岂能放过,我举起杯,说道雪莉你都没有和我跳舞,该罚!哈哈。我喝一杯你喝半杯!我又乾下一杯。雪莉则接着陆续又喝六七杯。「嗯……不能喝了,我头好晕啊。我想睡……」说罢,雪莉整个人往后一躺,昏迷过去,裙摆翻起内裤毫无保留让大家观看,女同事赶忙拿了条餐巾遮住。一旁的艾伦站起来,说道:我送她回家吧!真是fuckyou,司马昭之心,谁人不知?建仁学长马上也站起来阻止,说道你们慢慢玩,我和雪莉住的不远,顺道送她回家。接着扶起意识不清的雪莉往外走。「嗯,怎么了?」雪莉又醒了过来「奇怪,今天为什么喝一点就醉了?」「没事的」建仁学长说「现在送你回去休息。」建仁学长慢慢地搀扶着雪莉去大厅,准备搭乘电梯到地下室车库取车,我趁大家不注意,一个箭步,从大厅偏门出去,走楼梯下到车库,公司里百来人,缺了我一个,没人会注意的。到车库后,我隐身一大柱子后面,等待电梯门开启,果然不到30秒,就看到建仁学长扶着雪莉走来。建仁学长四下望了一眼无人,低头往雪莉的唇上吻去。「哎哟,干什么?」雪莉微吃惊「害呀,怕什么羞!这里没人!」说完又亲舔雪莉的唇,雪莉则是伸出舌头迎接,两条舌头交缠在一起,建仁学长贪婪的吞着雪莉的唾沫。「你今天真是好美呀!把大家都迷住了!」建仁学长说完,右手往雪莉的奶子揉去,右奶摸完了摸左奶,两乳交替揉捏。「不要!我头好昏」雪莉略略挣扎「到我家去吧!今天你不回家了,今晚你是我的人」「不行啊,我……」雪莉瘫软下去,显然是昏了建仁学长左手扶着的背,右手往雪莉膝盖后一托,将她一把抱起,低头在雪莉脖子上舔了一口,迳往车子走去。经过了我藏身的柱子,我手中拿着木棍,机不失啊,就这么一个机会了,我转出柱子后,举起木棍。挖糙你妈的!!我一记闷棍子狠狠打在建仁学长的后脑上,建仁学长往前扑地一倒,浑身不住抽搐,雪莉也被摔在地上。趁雪莉未醒,我从怀里拿出半瓶威士忌,倒在建仁学长身上,把酒瓶往地上砸,再把建仁学长面朝内踢进一部车底下,一看就是与人酒后冲突的样子。再把雪莉一把抱起,塞进我小骄车后座,剥下她自己的肉色丝袜蒙住眼睛,嗯……这丝袜好香,估计是在阴部喷了香水?!这贱货,阴部何必喷香水?有人会去底下闻你屁股吗?马克说的没错,果真就是个亚洲妓女,Abicha!今天就是你这淫荡小贱货为你行为赎罪的日子了!拿出了条绵绳,将雪莉手脚缚住,雪莉睡的像猪一样,轻易的任由摆布。车子直接开往马克住的小区,那一带住的全是黑人,入夜之后没有白人敢独自在街上行走,何况是半裸的亚洲女人?我在街边停好车,打了个电话给马克,假意闲聊,问他身在何处,他正在回家的地鉄上,时间算的正好,而这里,是马克出地鉄后走回家的必经之路!远远看地鉄列车进站了,趁现在四下无人,把雪莉扛下车,放在路边的一部机车上,把两只手臂和机车把手绑在一起,将裙子掀起,露出白色内裤和二条修长美腿高跟鞋。机车旁贴了张纸:写了FreeAsianWhore!!免费亚洲妓女!!我又躲回了车上等待,心脏乒乓的跳,马克和他的邻居小弟一起走了过来,他们会看到半裸的雪莉吗?「Whatthefuckisthis?」马克似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FreeWhore?不要钱?Whatthefuck?」马克直觉想走,但身边的小弟好奇心起,拉下脸上的丝袜。马克一看,叫道「Ohshit!Iknowthisbitch!Sheisthefuckingbitchinmycompany!Wewerejustinaparty。」我认得这条母狗,我们刚刚才一起玩马克怕醒来被认出,赶忙把丝袜再拉起盖住雪莉眼睛。身边小弟则已经把雪莉内裤脱下,露出亚洲女人的黑阴毛和红肉穴。「Asianpussy!!!Hahaha……lookatthisAsianpussy!」马克兴奋的叫起来,在公司里想干雪莉已很久了,岂能错过?「Ohyeah……Sheisfuckingfree!」马克脱下裤子拉出一条黑屌,往雪莉的肉穴对准了就插进去!「Fuck!It‘sfuckinggreat!Fuck!」马克像野兽,狂干雪莉雪莉迷糊中惊醒,刚要开口叫,嘴巴就被另一只黑掌封住。双手被缚,目不视物,感觉上有不只一名男人,一个紧紧固定她的腿,好让另一个男人插进去,只觉得那条肉棒巨大,一下一下顶撞子宫,整个阴道都要裂开来了。马克粗鲁的干玩着公司的亚洲女神,邻居小弟则负责固定雪莉双腿,黑手不断搓揉雪莉的奶。「Ohfuck,fuck……iamcoming……」我要射了!马克死命顶住雪莉阴道最深住,一注注黑人浓精往里狂喷!直喷了十几下。一旁小弟已按捺不住,马克一拔出来,小弟立刻补上位置,在阴道里狂搅乱插。「Fuck!Whatthefuck!」马克仍不住喘气,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开始录影,雪莉的阴部红肿,里面粉红色的穴肉都翻到外面来了。此时围观的黑人越来越多,小弟干完后又换上其他黑人。「Destroyherass」弄坏她的肛门,一名黑人说道,几个人怪笑起来,将雪莉身体彻底折叠,肛门外露。「Fucktheshitoutofher!」我要把她干到屎都拉出来一名黑人不再客气,粗大黑屌捅进肛门,插干雪莉的肠子,大家轮流在雪莉的直肠里射精,雪莉不时发出求饶的呜咽声,脸上都是泪。雪莉这时已放弃抵抗了,肛门括约肌早已撑坏断裂失去收缩功能,现在只能任凭这些男人干玩,只希望早点射精早点结束吧!但事情那有这么容易?许多黑人一辈子没见过亚洲女人阴部,又是不要钱的亚洲妓女,不玩白不玩,黑人越聚越多,很多人拿手机拍摄雪莉的贱样「Fuck!IputthisAsianbitchoninternet!」我把亚洲母狗贱样放上网了,哈哈更多人打电话给朋友,呼朋引伴的来玩免费女人。眼看是差不多了,再玩下去只怕要出事,我想雪莉也得到了她应得的教训。到路边的公共电话拨打911,接通后我一言不发,将话筒垂吊一旁,现场的喧闹足以说明一切。五分钟不到,警笛声在几条街外响起,人群一轰而散,留下满地的狼籍。我抢上前去,原先绑住手臂的绵绳早已被解开,好让黑人们变换姿势,雪莉已昏厥过去,浑身脏污,臭不可闻,除了浓烈的精液臭味,还有一股尿骚,不知道是她自己被干到失禁了,还是黑人在她身上小便,但现在已没有时间深究。我用预先准备的毛毯将她包起来一把抱走,跑到两条街外,拦了一部taxi,给了双倍车资,让他把雪莉送回家,我特地在司机面前抄下了车牌,谅他不敢造次。5。辞职隔天众人对建仁学长的遭遇议论纷纷,都说不知道那个地痞流氓下的手,还好手法不重,仅有点轻微脑震荡目前在医院观察。没有人谈论雪莉的遭遇,知道内情的,只有我和马克,我当然不会笨到去和马克提这事,我知道马克早晚会掩不住得意的自己说出来。果不其然,过了几天马克就把视频发给我们几个男人群看,一名亚洲妓女大战黑人,马克说这女子衣服“疑似”雪莉在圣诞舞会穿的,明眼人都看的出来,这就是雪莉,那一晚被黑人轮奸了,马克推的乾乾净净,说自己只是路过,刚好拍到画面而已。不久公司所有人都看了雪莉的视频,消息是纸包不住火,话传到雪莉耳朵,她就再也不回来上班了,没有了雪莉,再做下去也没意思,我立马也辞职了。但我和雪莉的连系并没有中断,我仍一如往常,隔三差五的烧菜给她吃,甘愿为她跑腿办事,无任差遣,每日微信问候聊天,我仍然是她那只忠心的哈巴狗。过了一年,她终於在外见我一面吃个便饭。我忍不住说了「有件事我一直想说没有机会,你可愿意将手借我一分钟,说完我立刻将手还你?」雪莉迟疑了一下,缓缓点了头。我双手执起雪莉的左手「这么久了,我想你也懂得的,我只希望,你能给我一次机会,我会证明我的认真」「可是……」雪莉想抽回手,但被我坚定握住。「可是,我觉得自己很脏,配不上你的,你找别的女孩吧」「没有的事。」我轻摇雪莉的手,「在我眼中,你是最好的,是我唯一想要的女人,如果能和你在一起,我此生再也不看其他女人一眼」雪莉看着我,噗哧一笑,「傻孩子,什么不看其他女人一眼?你连你妈都不看?」「不看!」我接着说,「只要你不让看,我便不看,我心中只有你。如果你愿意,就继续让我握着你,如你不愿意,就将手抽回去,那……我再也不打扰你了」雪莉看着我十秒钟,轻叹一声,将头靠在了我身上。我回头望着睡在一旁的爱妻雪莉,又想起了这些往事,我们婚后和马克,艾伦,和健仁学长都断绝了关系,对於那一段同事的时光亦是绝口不提,所有伤痛,就让它在回忆中渐渐模糊了吧,究竟是真,是假,是虚,是幻,对我们来说,都已不再重要。字节数:19932【完】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